Banner

东方园林危机441天,PPP错了吗?

时间:2019-08-16 15:16 来源:未知 点击: 次 【字号: 】【打印】【关闭

自2018年5月21日发债计划意外失利,成为史上最凉债券之后,深陷债务危机441天的“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002310.SZ)最终易主。

8月5日晚间,东方园林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与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汇鑫”)正式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何巧女、唐凯合计向后者协议转让东方园林5%的股权,并承诺将其持有的除上述转让股份外的16.8%的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予朝汇鑫。朝汇鑫将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朝汇鑫成立于2019年7月23日,股权穿透后依旧是朝阳区国资委持股100%的全资子公司。而2018年12月,何巧女已将占总股本5%的股份转让给朝阳国资中心旗下北京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

资料显示,本次受让方朝汇鑫与盈润汇民基金为一致行动人。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朝阳国资委成为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东方园林成为朝阳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截至8月5日,东方园林市值已从去年高峰时的500亿元大幅缩水至158亿元,一年多时间蒸发342亿元。

东方园林的441天

东方园林成立于1992年,2009年在深交所上市,其主营业务为水环境综合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及全域旅游,主要以PPP的方式投资,董事长是有着“商界花木兰”之称的女企业家何巧女。

自2015年以来,借助国家大力推广 PPP模式,东方园林通过快速切入PPP领域,频繁斩获PPP项目订单。2016―2018年,公司三年中标总额约1500亿元,一度成为“PPP第一股”。而在PPP项目的推动下,公司业绩飞速增长之余,股价和杠杆也双双急升。

进入2018年,在中央金融政策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环保行业一度出现融资成本超过投资收益的现象,一批环保企业,特别是民营环保企业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东方园林亦未能幸免,深陷短债长投的债务危机中,并从2018年7月起开始叫停PPP项目。

2018年5月,东方园林遭遇“发债门”,成为环保企业融资难的标志性事件。其也是这一轮去杠杆中“哭声”最响的民营企业之一,因此也被作为遭遇困境的民营企业代表,成为纾困典型。

去年9月,东方园林先后获得了民生银行(01988)、兴业银行、广发银行和华夏银行超过64亿元的授信,以及多家银行15亿元信贷支持,流动性问题在当时有所缓解。北京证监局曾在2018年10月召集东方园林23家债权人,要求不得强制平仓、不得冻结股权。

去年12月,何巧女、唐凯夫妇将合计5%的股权转让给北京朝阳区国资旗下的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转让价为10.14亿元。

然而,东方园林的处境并未发生实质改变,流动性困境一直未能真正得以解决。由于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将3000万元债券利息划至上海清算所,5亿元规模的18东方园林CP002触发技术性违约,东方园林成为2019年第一家技术违约的企业。

今年上半年,东方园林又因裁员、欠薪事件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据东方园林公告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0日,东方园林剩约4000名员工(含离职人员)的平均约3个月薪酬及补偿待发放,共计约2.39亿元。

在5月10日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东方园林称,将力争在5月底前解决拖欠工资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东方园林和何巧女2019年频繁被列为被执行人,7月22日浙江嵊州法院还对何巧女下达了限制消费令。

危机难解

从经营现状来看,东方园林尚无明显好转迹象。7月12日,东方园林发布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亏损5.5亿―7.5亿元,2018年同期则盈利6.64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东方园林表示,主要因为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加之去年底以来集中偿还了大量有息债务,公司主动关停并转部分融资比较困难的PPP项目,控制了投资节奏,减少了运营投入。

对东方园林而言,为摆脱困境,再次出让股权给北京国资,是不得已而为之。浙江一家生态环保上市公司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PPP资产没有政府背景,是很难生存的,上市公司向相关国企及时出售资产是正确选择。”

去年11月,东方园林出售了旗下环保集团35.71%股权,获得农银金融资产投资公司10亿元资金;去年12月,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夫妇转让了上市公司5%股权,获得10亿元现金用于纾困。

截至7月30日,东方园林存续期内的债券共八笔,2019年到期的两笔债券20亿元,分别是18东方园林SCP003、19东方园林SCP001,规模均为10亿元。

大股东借款加上今年初东方园林又发行了23亿元债券,勉强完成了今年年初三只债券的兑付,而8月2日,它按期兑付了“18东方园林SCP003” 本息合计10.57亿元。不过,到10月15日,东方园林还有10亿元债券需兑付。

以上内容来源:时代周报

那些年的融资之王

作者 :杨晓怿

融资的本质上是一门生意。

过去的若干年,出现了数家被称为“融资之王”的企业,他们为何能把这门生意做的意气风发,登峰造极?随后为何又陷入危机?

一、高增长、高周转

想要融资,就得讲个故事,这一点连初创企业都明白。那么想当上融资之王,故事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是有数据支撑的故事。

因此,回顾几位王者,都是在某一时期、借助某个高增长的行业,并且凭着自己高杠杆、高周转产生的漂亮成绩单,向市场描绘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未来。在金融机构看来,似乎一切都符合要求,漂亮的报表,足够的担保与抵押,良好的现金流,谁能拒绝这样的企业呢?在流动性宽裕的时候,金融机构甚至排着队想把钱贷给这些“优质客户”,所有的金融机构都争相为融资之王们添砖加瓦。

不过这也不奇怪,在中国市场有个现象,就是在市场好的时候大家都过度乐观,彷佛风险根本不存在;而一旦发生了些什么,大家却又过度悲观,什么企业都是危机四伏。

二、永远不得而知的债务总量

市场上有个流传许久的名言:你永远不知道XX借了多少钱。至于这个XX可以填上多少个名字,可以从侧面来验证你的从业时间。

融资之王们另一个普遍特征,就是除了老板本人与核心成员,谁都不知道集团的债务总量究竟是多少,因为银行贷款等显性债务显然只是他们融资的一部分,大量的票据、股票质押、融资租赁、明股实债,彼此交错,谁也说不清。

有时候算不清的债务率也是个好事,否则对市场会是多么大的一个冲击?

三、试水金融牌照

对企业的主人来说,似乎是债多不压身。刚刚开始借贷的时候,总感觉自己欠了许多钱,每天一睁眼就是还款的压力,但是欠的多了,似乎晚上就睡的更香的,因为睡不着的不再是自己。

一旦钱借的多了,借钱也容易了,不得不考虑就是成本的问题。而随着企业的规模在借贷的助力下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企业的主人也离权利的核心圈越来越近。往往在此时,一个新的选项诞生了,不如自己试水金融牌照?当然金融牌照也分很多种,至于融资之王们能拿到什么样的牌照,就充分证明了企业主背后资源的份量。

四、规模惊人的巨型项目

当企业的规模越滚越大,原来描绘的蓝图似乎已经已经不适用于现在。毕竟任何一个市场都是有上限的,尤其是国内市场,信息差很小。此时,需要一个更大的故事,以及更广阔的市场,融资之王们就此纷纷上马自己的超级项目,规模动辄以百亿计算。

至于如此巨大的项目是否能取得成功?这很难说,但是至少在项目的建设期,大家都对此信心满满,也许是过去融资之王们取得的成功减少了不和谐的声音。

五、高度统一的对外口径

随着企业规模的越来越大,声名远播,企业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而时常出现的捕风捉影带来的蝴蝶效应也日趋明显,企业主们纷纷表示需要严格控制这样的情况,毕竟自己的股票还有质押呢。因此,融资之王们纷纷对员工下达了禁口令,对外的口径也高度统一。

但是好奇心总是掩藏不住,越是统一的对外口径越会引发大家的各种猜测,于是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出现融资之王们的种种传言,半真半假,喜忧参半。

六、日渐提高的思想觉悟

更有趣的,是融资之王的主人们的思想觉悟是随着债务规模是一同提高的。

九年制义务教育,就告诉我们思想觉悟是与政治挂钩的,那么融资之王的主人们,是为了接近权力还是与权力做了交易,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作为民营企业,这样的行为总是显得有些怪异。

虽然企业主们在慈善、扶贫上花了大力气,有时也能得到政府的一些反馈,但在抵御风险面前,却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有用,毕竟市场是无情的。

七、不断积累的风险

经过了以上的一到六,融资之王们聚集的风险,也到了一个量级。毕竟风险本身是个概率事件,当风险累积室,可能爆发的概率就以乘数倍增长,直到某一天,政策领域或市场出现了大的转型。

融资之王,就像一辆超载的重型卡车,在高速行驶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巨大的弯道,一不留神,就造成了事故。如果这次力挽狂澜、稳住了方向盘,那下一次呢?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融资之王也一个个都倒下了,还健在的,也纷纷喊着转型的口号,究竟是否有人能够安全着陆?让时间来证明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在线服务
热线电话

PPP大讲堂微信公众号